益序医疗

网站首页 > 高血压连载

剥丝抽茧——内分泌系统的筛查(连载39)

2017-05-26 22:11:51 益序医疗 阅读
人体的各种激素是看不见摸不着的,继发性高血压藏匿在内分泌系统时,也是大大增加了搜索难度。但万变不离其宗,医学福尔摩斯们早已在与内分泌疾病的抗争中总结出两条搜索原则:定性和定位。说白了,定性就好似在探案过程中找出罪犯的身份证,定位就是找到罪犯的住址。在内分泌性高血压的“办案过程”中,我们同样遵循这两条法则。


图片关键词


【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】


当我们遇到患者朋友存在中重度血压升高,合并低血钾或者小剂量利尿药可诱发低血钾,甚至有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家族史时,我们就会把“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”列入继发性高血压的“嫌疑犯”名单。这个疾病就是因为过量的醛固酮引起潴钠排钾,血容量增多,引起体重增加和血压升高。因此,要想确定这个“嫌疑犯”的身份,只要通过血液检查得知血中醛固酮值升高,肾素值下降,也就八九不离十了。大部分情况下,这名“嫌疑犯”还比较老实,总是呆在肾上腺“老巢”,那么接下来,我们只要直捣黄龙,借助超声波、CT等影像学手段帮我们确定一下就搞定了。


【库欣综合征】


80%左右的库欣综合征患者合并高血压。这位继发性高血压的“嫌疑犯”在犯案过程中留下了许多痕迹:向心性肥胖、满月脸、水牛背、皮肤紫纹、毛发增多等,因此,医学福尔摩斯要怀疑上它并不是一件难事。库欣综合征的诸多变化的根源在于体内皮质醇激素的增多。要想确定它的身份也不难,测定一下24小时尿游离皮质醇、小剂量地塞米松抑制试验也就可以定性了。但由于这名“嫌疑犯”的狡兔三窟,给我们的搜索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。在后续的搜索中,我们可能还会用到地塞米松-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联合试验、血清皮质醇昼夜节律检测、大剂量地塞米松抑制试验,甚至双侧岩下窦插管取血等手段帮我们寻觅这名“嫌疑犯”藏匿的部位,然后通过影像学(超声、CT、MRI等)证实垂体、肾上腺、胸部部位有无异常的发现。


【嗜铬细胞瘤】


由于嗜铬细胞瘤间歇或持续释放过多的儿茶酚胺进入血液循环,导致血压阵发性或持续增高,发作时,收缩压可大于200毫米汞柱,舒张压可大于120毫米汞柱,患者常常伴有心悸、气促、面色苍白、大量出汗、视物模糊等症状。要想确认这名“嫌疑犯”的身份,可以在血液和尿液中测定儿茶酚胺及其代谢物香草基杏仁酸(VAM)。常常驻扎在肾上腺的嗜铬细胞瘤逃脱不了各种影像学的火眼金睛,但有时候这位“嫌疑犯”并不住在它的“老巢”,寻找时就要费一番工夫了。


【甲状腺和甲状旁腺疾病】


甲状腺功能亢进症、甲状腺功能减退症、甲状旁腺功能亢进症这几种疾病,也是我们在第一章中见识过的继发性高血压的“幕后黑手”。其实,就这几种疾病而言,高血压并非它们的突出表现,比如甲状腺功能亢进症,患者朋友们更突出的表现在于甲状腺肿大、食欲亢进、体重减轻、心动过速,情绪容易激动,怕热、出汗、手抖等不适,凭着这些症状,医学福尔摩斯们不难判断出“嫌疑犯”的真实身份,抽血查一下甲状腺功能就一目了然了,而高血压的发现往往只是揪出这名“嫌疑犯”时的副产品。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和甲状旁腺功能亢进症也是类似,高血压不是最具特征的表现,凭借原发疾病的一些症状,抽血查甲状腺功能和甲状旁腺功能后,诊断上并没有太大困难。

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3 ©2008-2019 www.metinfo.cn